刘瑞常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国外采访有窍门
2017-07-03 07:41
分类: 杂谈

国外采访有窍门——第十次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采访录

  第十次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1992年9月1日至6日在热带风光旖旎的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举行。包括64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内的108个成员国的高级官员、10个观察员国和21个来宾国的代表出席了会议。钱其琛外长率领的中国代表第一次以观察员资格与会。这是两极格局被打破、国际形势发生剧变后,不结盟运动为寻求今后的发展战略而举行的一次重要会议,具有明确方向、继往开来的重大意义。

  世界新闻媒体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新闻媒体对这次会议十分重视。前往采访的外国记者达650人,印尼记者2700多人。中国除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和国际广播电台派记者前往雅加达外,新华社派出由5名文字记者、1名摄影记者和1名报务员组成的比较强大的报道阵容。这5名文字记者负责发中文、西班牙文、法文和英文等4种文字的稿件,任务十分艰巨。据了解,新华社是世界8大通讯社中派员最多、发稿文种也最多的一家。

     别辟蹊径搞采访

  笔者过去采访过一些国际会议,但采访有这么多首脑参加的大型国际会议尚属首次。离开北京前,新华社国际部交给我两项任务:一是尽可能多地采访与会的拉美国家代表团,用西班牙文写成独家报道,并把这些消息加入新华社对拉美地区的专线广播,直接对外播发,不需要经过总社编辑部处理,以争取时效。二是写两篇重头中文稿件,一篇是会前新闻综述,向读者介绍这次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召开的背景,另一篇是会议结束时对大会成果进行述评。

  后一项任务我过去已比较熟悉,所以并不担心,但对前一项任务心里直打鼓,因为早就听说有众多元首参加的国际会议因安全等原因难于采访。到雅加达后,情况果然如此。幸亏我在会前和会议期间找到两个关系,才顺利完成了采访任务。

  6万多平方米、可容纳25000人的雅加达会议中心大厦由3个会议大厅和面积为2500平方米的新闻中心组成。这两大部分是隔离开来的。新闻中心有许多闭路电视。大会情况由闭路电视现场直播。记者不得进入会议大厅,只能根据电视发稿,连代表团成员的面都见不到,谈何采访!与会国首脑下榻的希尔顿旅馆与主会议大厅之间由一条10米宽、5米高、950米长的地下通道相连。这条通道专供与会代表团团长使用。记者就更无法接触团长们了。

  不结盟运动正式成员国中有19个拉美国家,其中有10个国家讲西班牙语。除危地马拉总统塞拉诺外,其他拉美国家多为外交部长率团。会议开始后,我就盯住了这10个西班牙语国家的团长,想方设法采访他们。

  会议开始前,我结识了古巴拉美通讯社记者乌戈。后来,他成了我打开采访之路的第一个关系。古巴外长里卡多.阿拉孔8月27日下午5时抵达雅加达。当天上午,乌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我提出要到机场采访他,并建议乌戈乘坐我租用的车一同前往。乌戈很高兴。那天,有许多国家的外长抵达雅加达,因为第二天是高级官员预备会议。机场警戒森严。我与乌戈一起提前进入机场贵宾室等候。阿拉孔外长进入贵宾室后,30多位记者一拥而上,我挤在最前面,问了两个问题后,便被挤到了外边。在回新闻中心的路上,我听了几遍采访录音,晚8时,我发出了第一条专访消息。

 

  第二个关系就是中国代表团成员、外交部国际司一等秘书老丁同志。我是离京前在外交部举行的吹风会上认识他的。老丁是不结盟运动专家,情况很熟悉。9月2日上午,我闯过两道封锁线来到主会议厅大门口。门口有十几位穿黑色制服、手持步话机的保安人员,虎视耽耽地监视着门口的每一个人。这里只有少数几个闯过关的记者。在主会议厅门口我发现了老丁同志,他正准备进入会场。我把无法见代表团成员进行采访的苦恼告诉了他,并请他帮忙拉线。老丁是个热心人,表示愿意试试。我从采访本上撕下一页纸,在上面用西班牙文写上我要采访的人的名字和职务,并写了几句要求采访的很客气的话。老丁拿了这张纸,进入会场10分钟后,出来告诉我,哥伦比亚女外长萨宁10时30分将出来在会议大厅门口接受我的

独家采访。我高兴极了,并把录音机仔细调试了一下,以免因机器故障而使这次来之不易的采访出问题。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老丁陪同萨宁外长来到大门口,我急忙迎上前去问候,采访了这位30多岁漂亮的女外长。大约12时,老丁同志又把委内瑞拉外长奥乔亚从会议大厅引出来接受了我的独家专访。9月4日上午,又用同样的方法采访了危地马拉外长门内德斯和巴拿马外长里纳莱斯。

  通过这种方法,我采访了所有我想采访的拉美国家代表团团长。回国后,在谈起此事时,一位多次采访过大型国际会议的老记者对我说:你真是创造了奇迹

    抢先一步取材料

  在这种大型国际会议报道中,会遇到两大难题,一是采访难,二是取材料难。

  在雅加达会议中心,有两个散发大会材料的秘书处,一个是新闻秘书处,那里每天都有许多材料,但由于印刷等方面的原因时效都很慢,大会上的一些讲话和文件在这里见到至少要晚半天甚至一天。记者一般都根据闭路电视现场直接发稿。另一个是大会秘书处。这里材料又多又及时,但只向代表团提供,而不向记者提供。

  我发现这个秘密后,凡是在新闻秘书处无法及时拿到的材料,我就到大会秘书处去拿。但一开始也曾碰过壁。当我操着不太熟练的英语(我曾经学过两年英语,但因为是速成,注重阅读,口语训练比较少,因而口语比较差)向秘书们要材料时,有的细心的秘书一看我脖子上挂着绿色的记者证就摇头,因为代表团的证件是黄颜色。有一次,我偶然认识了大会秘书处一位讲西班牙语的秘书,我们俩用西班牙语交谈,在讲印尼语和英语的地方,好像遇到了知音。这位小姐每次都把拉美国家代表团在大会上的发言西班牙文文本提供给我,给我带来很大方便。

 

大会闭幕时,要散发一系列大会重要文件,其中包括《雅加达文告》、80多页的最后文件和7个决议。这无疑是大会的最后成果,自然是报道的重头戏。闭幕式开始时,大会秘书处就有了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和阿拉伯文等4种文字的版本。如何及时取到这些文件,是能否及时发稿的关键所在。我在大会秘书处托一位中国代表团成员帮我取一套材料,但秘书说中国代表团已把材料取走,因为每个代表团只发一份。此时,我十分焦急。突然,我发现那位讲西班牙语的秘书小姐,赶紧走上去打招呼,并向她索要了一套西班牙语的文件。根据这套材料,我及时发出了有关消息。1个多小时的闭幕式很快就结束了。当我和其他同事再次到秘书处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材料页全部发光了。见此情景,我十分庆幸,并有些后怕,假如我晚1

  个小时拿到材料,那就糟糕了,就什么材料也拿不到了。

      挑灯夜战写述评

  离开北京之前,总社编辑部交给我的任务十分明确,一是负责西班牙语专线新闻报道,二是写几篇中文综合稿。6天会议期间,我写了30多条西班牙语稿件,其中一部分是独家新闻,平均每天发5到6条西文稿件。另外,还写了4篇中文综合稿件,其中包括会前写的一篇新闻综述,题目是不结盟运动仍在发展壮大,会议期间写的题为不结盟国家友谊碑揭幕的特写和不结盟首脑会议花絮一组,以及会议结束时写的述评明确方向 继往开来。这篇被广为采用的述评还被评为新华社好搞。

  回想这篇述评的写作过程很有意思。这篇稿子构思于从万隆回雅加达的火车上,成稿于半夜12时。稿子从构思到成文共约4个小时。

  9月6日上午,第十次不结盟首脑会议庄严闭幕。闭幕仪式结束后,大会组织与会各国代表和新闻记者乘坐火车前往印尼名城万隆参观。万隆距离首都200公里,因1955年在那里举行第一届亚非会议而名扬世界。繁花似锦的万隆十分漂亮,使人忘却一切烦恼。参观的日程安排得很紧,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我那篇述评。

  晚上8时,我们登上火车返回雅加达。刚上火车,我便开始构思我的文章,别人都在说说笑笑,谈论着万隆观感。我把最近首脑会议上各国代表作的发言以及大会最后文件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可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构思不出来,干脆就不去想它,找人聊天去。我来到参加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同志坐的车厢里。我以采访的方式与这些不结盟运动专家聊起这次会议究竟有些什么成果来。代表团的同志们,你一言我一语,谈得十分热闹。我一边听,一边思考,一边归纳总结,在聊了不到一个小时后,我便胸有成竹了,我的述评的题目也有了,要述评的四点内容也有了。我立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采访本,简单做了记录。

  经过2个小时颠簸,火车返抵雅加达。晚10时,我返回旅馆,冲了个澡,就趴在床上写那篇述评。因为在火车上集思广益,已经将这次大会的成果归纳成四点,即不结盟运动的队伍空前壮大,在新的挑战面前明确了今后的任务和奋斗目标,加强了团结并解决了不结盟运动的领导班子问题,有了框架和骨头,再增加点血肉,两小时便连缀成文,约1500字,半夜12点即文传总社编辑部,很快就被播发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篇述评写得比较快,质量也比较好,一是得益于对中国代表团的细致采访,二是得益于多年来形成的不打草稿、落笔成文的习惯。如果写文章打草稿,修改写好后还须誊写,很费时间,写稿速度必然比较慢。当然,现今科学发展了,用电脑写稿发稿,那就更快了。不过,用电脑写稿最好也不要养成打草稿的习惯。当一个好记者,写稿子就是要快,要讲时效,不允许慢慢腾腾,四平八稳。

 

这次战役性报道之所以能比较圆满地完成任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得益于我学过的英文。我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西班牙语系学习过西班牙文,后来又学了葡萄牙文,同时,还学了两年英文,三种语言并举。早在1980年,新华社有关领导十分有远见地决定,让一部分懂得西班牙语、法语、阿拉伯语、越南语、日语和俄语等语种的30多岁的年轻记者脱产学习两年英语,以便适应完成国际重大采访任务。印尼官方语言是印尼语和英语。如果我仅懂得西班牙语,就很难完成这次报道任务。有一部分西班牙语稿件,我是根据英语材料翻译过来发的。至于中文稿件,更是离不开英文材料,因为这种国际会议印发的各种材料包括背景材料,主要是用英文,西班牙文材料除大会文件以外,几乎没有。因此,新华社涉外记者除懂得一种外语外,

  最好要学一点英文,那怕只能阅读也好,这对采访大型国际会议很有补益。

  那次印尼之行前后历时半个月,工作紧张而愉快,是我25年记者生涯中最值得回忆的一幕。回到北京后,由于过度紧张而突然松弛下来,全身瘫软如泥,大睡三天方愈。对我来说,累后酣睡已成习惯。(刘瑞常)写于1998年2月19日北京


标签: 国外采访有窍门
  • 浏览: 195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