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瑞常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悼念姨母与二姐
2017-04-04 08:28
分类: 杂谈

悼念姨母与二姐

  2012,6,11,星期一晴

  5月25日抵达沈阳的第二天上午,我就在姨夫母的长女爱萍和二姐的长子金长胜、长女金明霞以及金明霞、刘全胜之子刘博文等人的陪同下,前往西苏堡姨夫母的坟墓和二姐的墓地扫墓。

  金常胜开面包车带我们前往墓地。墓地在西苏堡一条河流的旁边。姨夫母的墓地和二姐的墓地不在一起,但距离不远,相互可望。二姐的墓地可能是在金家的墓地里,因为姐夫叫金安乐。姨夫母的墓地有一块石碑,二姐的也有一块石碑。

  我们先在姨夫母的墓碑前烧纸,并三叩首。我在姨夫母的石碑上抚摸了半天,因为姨夫母生前对我特别好,我永远怀念他们。然后,我们又到二姐的墓地烧纸,并三叩首。我也在二姐的石碑上抚摸半天,二姐对我也非常好,小时候我们还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呢。那是她从姨母家回到我们家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我很小。那天风特别大,好像姨夫母还在生我的气。我曾经惹姨夫母生过气,其实那是违心的,并不是我的本意。

  我这次到沈阳的主要目的是为姨夫母和二姐扫墓。41年前我曾经两次到姨夫母家和二姐家,那是我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上学的时候。那时候我曾经得到姨夫母的大力帮助和照顾。终生难忘。

   2010年12月25日圣诞节,我曾经写过一篇悼念姨夫母的博文,发表在新华网博客专栏里。新华网博客首页记者博客专栏里至今还有我的名字。现将这篇博文附录如下,算作悼文的一个组成部分。

   那篇博文是这样写的:早就想写点文字,来追思我的姨母。我对姨母的印象非常深刻,她与我母亲具有非常不同的性格和经历。我姥姥和姥爷只有这一双女儿。姥姥居住在从上村,母亲嫁到8里外的大闫家村,姨母嫁到10多里外的里店村。大约在20世纪60年代困难时期,姨母一家响应政府号召,移民到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大淑堡公社的西苏堡村。

  在我的脑海里,姨母的形象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革命者。她个子比较高,大约有一米六五以上,也比较胖。长方脸,眼睛很大,炯炯有神,皮肤白皙。她善于言辞,很会做宣传鼓动工作。有一次,她给我讲关于姨夫的一些事情,都把我讲得流泪了。

  我姨母是1938年参加革命的,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做地下工作,负责在本村和附近村庄动员、发动群众抗日、秘密给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送情报。她送情报时,有时候带上我二姐,有助于掩护。

  我的这个二姐在姨母没有后来的子女之前,我母亲把我二姐送给了姨母,以便与她作伴,因为我姨夫那时候不在山东老家,而在东北打工。后来,姨夫回到里店村,并且随后有了子女。

  有一次,姨母带着我二姐和另一位女同志,一块送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在回来的路上,天黑了,又下雨,她们走迷了路,走进了距离县城东村十几里的招虎山。那个招虎山很大,到处丛林密布,我在2006年国庆节期间回老家探亲时还到招虎山游玩过,那里现在是海阳市的著名旅游景点。我在初中读书时,学校还组织我们到招虎山捡松球,以便冬天生炉子引火用。

  我姨母三人怎么也走不出那个大山,在大山里转悠了整整一夜。最可怕的是,半夜里遇到了狼,狼的眼睛在夜间像绿色的灯一样亮。我二姐看到后说:妈妈,那里有人家,快到那里休息一下吧。当时她们又累、又饿、又困。当那两盏绿灯靠近时,发现是一只狼。姨母赶紧把孩子夹在与另一位女同志的中间,哗啦哗啦使劲摇动手里的扁担,狼听到响声,就后退一点,不敢靠近。姨母摇了一夜扁担,等天亮了,狼才跑了。

  姨母在八路军凤凰山打击日本鬼子的战役中,抬过担架;还曾组织群众做军鞋,备军粮,并参加了万地战役的后勤支援工作。姨母曾经被八路军评为胶东模范通信员,奖励了一颗手留弹。

  海阳县在抗日战争中十分有名。海阳县是中国著名的抗日模范县,海阳爆破英雄于华虎和赵守福发明的地雷战让日本鬼子闻风丧胆。日本鬼子在海阳沿海地区的凤城、鲁古埠和行村等地曾经驻扎部队,有时候,日本鬼子还直接从青岛大本营调集军队到海阳县扫荡。据统计,在1931年到1945年进行的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共牺牲大约1800万人。山东海阳县牺牲了7000人,其中,在日本鬼子的一次扫荡中,赵疃村就被鬼子杀死300多老百姓。

  小时候,我对姨母印象不深,只知道有一次我肚子痛,可能肚子里有蛔虫,我大姐带我到10里外的里店村看病。那时候,里店村是乡政府所在地,有卫生所。医生让我躺到床上检查,我哭闹着拒绝,结果,让姨母很生气。

  我在北京上大学时,大概是1967年和1971年冬天,曾经两次到姨母家过寒假。我每次都在那里呆一二十天。姨母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我非常感动。

  第一次去姨母家,大清早我在沈阳苏家屯火车站下车后,外面刚刚下过大雪。那时没有苏家屯到西苏堡的公共汽车。我步行两三个小时,走了18里地,来到西苏堡。姨母一家刚起床,还没有吃早饭呢。在姨母家吃饭,我受到特别照顾,经常单独为我和姨夫做两大腕香喷喷的东北大米饭。我是第一次吃到那么好的大米饭,晶莹剔透,香气扑鼻,似乎比现在的东北大米好吃。姨母和其他人只能吃玉米饼子。

  姨母家的房子是典型的东北房子,两个房间,一进门是伙房,另一间是卧室,南北大炕,南面大炕有大玻璃窗,冬天也很暖和,北面的大炕没有窗户。那房子南北很宽。院子特别大,南北长大约有50米。宽敞的院子里还可以种菜。大门比较简陋,是木栅栏门。但是,那时候社会治安非常好,很少发生偷盗等治安事件。

   我在姨母家里每天都是玩耍,有时候与身材高大、脸颊有些黑红的姨夫下棋解闷。姨夫的棋艺比我高,我是输多赢少。

  有时候,我和表弟到北面的一条大河边玩耍,滑冰。记得有一次,不知道在哪里搞了一条猎枪,在村里打麻雀,因为技术不济,一个麻雀也没有打着。不过,大家玩得特别开心。

  我还到二姐家吃过饭。二姐那时候已经结婚。房子很小。但小日子过得还挺好。姐夫脾气特别好,但身体比较差,有气管炎病。那时候,二姐的大儿子已经出生,撅着个小嘴,挺好玩。二姐与我特别好,小时候曾经在一起玩耍。

  第二次到姨母家玩,也是冬天。那一次我感冒了,经常夜间咳嗽,再加上有点慢性咽炎,老是咳嗽不止。姨母给我买了许多核桃,并剥成仁,装在两个玻璃瓶子里,说是可以治咳嗽。可惜,在我在苏家屯上火车后,玻璃瓶打破了,玻璃碴子满地,没有办法食用,都浪费了。

  那次旅行很不顺利,在我回北京的火车上,我姨母给我的15元钱和学生证等东西,都在上车时被小偷偷走了。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幸亏我的火车票放在裤兜里,没有放在上衣兜里,没有被偷走。否则,更麻烦了。可是,北京火车站距离北京外语学院很远。到北京后,我怎么回学校?我灵机一动,将我身上的一盒2角7分钱的大生产牌香烟贱卖给一位旅客,我才得以乘坐公共汽车顺利回校。

  姨母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在我的小孩出生后,没有人照顾。我姨母不顾年迈,前来北京帮助照顾一个月。我永远不会忘记姨母对我的恩情。

  姨母1914年出生,属虎的,1991年阴历腊月27日突发脑溢血去世,享年77周岁。姨夫于1916年出生,属大龙的,2005年12月11日去世。我二姐1939年阴历10月初一出生,属兔的,2005年4月9日因心脏病去世。同年二姐夫也随之去世。

      姨母有一些文化,可以写简单的书信,也能读书看报,这对她从事革命工作帮助很大。姨母懂政治,解放前忙于革命工作,解放后,则从事一些妇女工作。

  姨母对自己的子女钟爱有加,尤其是对我二姐。同时,姨母对子女的教育也非常严格。她要求子女要认真读书,为人要正派。姨母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不管是邻居、朋友、亲戚有困难,她都会尽力去帮助;邻居打架,她能把人家劝到和好;夫妻打架,都闹到法院了,姨母能把人家劝到和好如初。姨母是妇女干部,山东省革命模范,经常参加省、市、区会议。每次参加会议前,姨母都要煮一盆土豆带走,为的是把会议发的那份馒头、小饼等好吃的东西省下来,留给孩子们吃。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姨母就把粮食节省下来留给孩子们。

  姨母去世至今已19年。每逢年节,每逢清明,我都十分怀念我的姨母,她虽然是一位平凡的农村妇女,但是,她聪明,勤劳,能干,无私,爱国,爱党,爱家,是一个几乎无任何瑕疵、完美无缺的伟大的中国女性。

  我十分想念我的姨母,就像想念我的母亲一样。姨母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革命女性,我母亲同样也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女性。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姨母。愿姨母,姨夫,二姐以及我的母亲在天堂快乐幸福。(刘瑞常)    2010年12月25日圣诞节 北京 2017年4月4日重发

 


标签: 悼念姨母与二姐
  • 浏览: 247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