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瑞常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报刊音像非凡事 亦文亦赋一路行
2017-03-28 08:15
分类: 杂谈

      报刊音像非凡事 亦文亦赋一路行

      ——记新华社原副总编辑闵凡路

       刘瑞常

    提到闵凡路,我听到的评价高度一致:新华社大才子。新华社知识分子扎推,不乏才子,但称得上大才子的却屈指可数。说老闵是大才子,不仅因为他曾身处副总编辑这个新华社业务统帅高位,还因为他曾受社领导重托参与开创了新华社三项重大崭新业务:中华第一刊《半月谈》、中央级主流大报《新华每日电讯》和海外影响力不断扩大的新华电视。退休后,老闵又发起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辞赋期刊《中华辞赋》。他如今虽入杖朝之年,但仍在上电脑,玩微信,写辞赋,习书法,参加社会文化活动,潇洒享受着美好人生。

老闵是前辈,是新华社名人。我初识老闵是上世纪80年代末在他担任《半月谈》总编辑的时候。那时,我曾经是《半月谈》特约记者,负责撰写拉美地区重大事件稿件。有一次,老闵组织在京特约记者和通讯员到河北三河县城举行为期三天的学习交流会,我有幸与会。2000年,老闵和我都搬到新华社红莲小区宿舍,同住一栋楼,时常碰面,但未曾深谈。今年1月,我与老闵作了一次长谈,使我对其个人经历和事业有成的故事有了些粗浅了解。

老闵1957年哈尔滨外国语学院俄语系毕业后分配到新华社参编部当翻译、编辑,1978年8月,到黑龙江分社参与领导工作。1979年调辽宁分社任副社长。1980年1月,社领导将老闵调回总社,参与创办《半月谈》。

一部电话一间房,几张桌椅,十来个人,经过紧张筹办,《半月谈》创刊号于1980年5月10日问世,发行量29万份。仅仅5年后的1985年,发行量猛增到500万份,1992年老闵调离《半月谈》时达到顶峰,724万份,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五大期刊,国内影响极大。那些年,老闵几乎每期都要写一篇评论。我记得,那个年代考大学的中学生都看《半月谈》办的《时事资料手册》,因为高考时事政治题大都出自这里。

《半月谈》之所以能够成为老社长穆青称之为辐射全国,影响一代的刊物,老闵是这样总结的:一个是用大编辑部思想办杂志,这就是依靠新华社国内外100多个分社和遍布全国500名通讯员的通讯网络提供贴近读者的稿件。另一个就是吃透中央方针政策的精神,了解百姓关心的问题,上下结合,做到两头满意,发行量自然会一年上一个新台阶。在日常工作中对同事要用人之长,容人之短,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这样,工作才能有生气,有活力。

1992年下半年,老闵离开了他苦心经营13年的《半月谈》,调任新华社副总编辑兼国内部主任的新岗位。总社领导上调老闵的意图很清楚,就是想让善于开拓新华社新兴业务领域的老闵挑起国内部的担子,并参与创办《新华每日电讯》。

老新华人都知道,《新华每日电讯》的前身是专门刊登国内外分社记者稿件、发行量只有600份的《新华社新闻稿》单行本。据老闵回忆,《新华每日电讯》的诞生过程比较曲折。1992年5月下旬,老闵作为《半月谈》总编辑在新华社华东地区分社社长协作会议上建议,将《新华社新闻稿》改办成一份全国发行的报纸,以打破新华社记者辛辛苦苦写的许多稿件在国内无法落地的窘境。得到与会者一致支持的这个建议,以简报形式报总社后得到穆青社长和郭超人副社长的积极支持。6月2日,社长办公会议讨论通过了《新华社新闻稿》改版意见。6月10日,穆青社长专程去天津向当时负责宣传工作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环汇报并赢得支持。老闵带领一班人紧张筹措了三四个月,新华社第一张大型新闻日报《新华每日电讯》于1993年1月1日与读者见面,老闵先后兼任该报副总编辑、总编辑。《新华每日电讯》最初发行量只有11万份,如今发行量已达155万份,进入中央级百万大报行列。

老闵思想向来前卫,与时俱进。1991年,《半月谈》在新华社西门受水河小学租房成立了《半月谈》电视部。1993年下半年,《半月谈》电视部与技术局音像室合并,成立了新华社音像中心。直到1998年退休后的老闵,还被音像中心返聘为顾问,继续参与电视音像工作,为新华电视奠定了坚实基础。2009年12月31日,新华社主办的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CNC)举行开播仪式,从此,新华社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电视网。

2004年,年届七十的老闵离开了新华社新闻舞台。在新华社工作47年的岁月里,老闵办杂志,办报纸,办电视,而且都取得了成功。我对老闵说,您是一个开拓型的成功人士,老闵谦虚地淡淡一笑:没有中央领导与社领导的大力支持以及同事的共同努力,我什么也干不成。三次创业,二十几载,此中甘苦几人知!

体魄健壮、精力充沛的老闵是个闲不住的人。2004年离开新华社的工作岗位后,老闵又在《华商世界》、《法治中国》、《环球纪事》杂志做过总编辑。目前,他是《中华辞赋》杂志总编辑,社长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

2008年,老闵和一批老同志发起创办文学期刊杂志《中华辞赋》,并担任社长。2014年1月,《中华辞赋》获得国内期刊正式出版刊号,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中国作家出版社集团主办,成为国内唯一正式出版的辞赋文学期刊。

今年1月,《中华辞赋》迎来创刊三周年。多年来,老闵为《中华辞赋》撰写了数十篇辞赋作品与辞赋评论。2014年,新华出版社出版了《闵凡路辞赋集》。老闵撰写的辞赋名篇《世界和平赋》于2013年6月由神舟十号宇宙飞船载入太空,《为人民服务赋》挂进了中南海会议室。老闵应汶川县委领导之邀撰写的《汶川浴火重生赋》,被镌刻在映秀镇的石碑上。在我社小汤山基地,由闵凡路创作、冯健书写的《荷塘赋》立在听荷台上。

老闵著述颇丰,获奖颇多。日前,我问老闵:您是新华社高级编辑,写了好几本书。您在担任副总编辑兼国内部主任期间,曾参加十四大、两会和大江截流等重大报道的指挥工作。您与同事一起采写的一批较有影响的新闻报道和评论都曾获奖。您1991年还获得过首届韬奋新闻奖提名,并于1992年起开始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您著述如山,您认为哪一本或哪几本书是您的代表作?老闵不假思索地说:那就是新华出版社出版的《闵凡路评论集》和《闵凡路辞赋集》吧。

老闵文章写得好,字也写得好。书法和辞赋都是退休以后练的。退休之前当领导,每到一个地方人家就让题词。他说,有一次,我去汉中参加《一代智星诸葛亮》开拍仪式,让我题词。我写了一代智星,万世师表,写完后觉得太差,拿不出手,但人家客气地说挺好,还有一位朋友将它挂在办公室,真感到不好意思。从此,我就暗下决心练书法,退休后时间充裕,加紧练习,不料还小有成绩。

我不会书法,但我喜欢观赏书法。我喜欢清代皇帝乾隆带有庙堂气的书法,更喜欢毛泽东主席带有山林气的书法。我喜欢曾经在里约赠我风物长宜放眼量条幅的原人民日报社长邵华泽自成一体的书法,更特别喜欢老闵的书法。老闵为《红莲影廊》的题联妙不可言。我觉得老闵的书法既有庙堂气,也有山林气,好像是二者结合带有庙堂气的山林气行书,自成一体。

闵凡路同志翻译出身,却成为国际问题专家,评论家,辞赋家。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想了解老闵的才气从何而来,是先天禀赋,还是自学成才?我就请老闵介绍一下他的身世,老闵侃侃而谈。

老闵1934年9月出生于吉林柳河县孤山镇一个普通人家。父亲从山东临沂闯关东来到东北。母亲不识字。老闵兄弟姐妹9个。父亲曾读过几年私塾,做过小生意,教过书。老闵幼时,父亲请私塾先生教授过一些古诗古文。中学时代,老闵文科特别优秀,考大学时第一志愿报北京大学中文系,哈尔滨外国语学院是第二志愿。我与老闵大学志愿相似,第一志愿也是北大中文系,第二志愿录取北京外国语学院。我自幼也喜欢语文,在初中获得过全校《五一》作文比赛一等奖。这是题外话。

老闵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两个女儿事业有成,两个外孙都在读研究生。夫人王德艳原任青岛电视台副台长、高级编辑。老闵和老王都喜欢文学,有共同志趣。

闵凡路是个乐天派,他的微信昵称就叫乐天。他曾写过《乐天赋》、《七彩人生赋》和《人生随想赋》,专门讲如何看待人生,对待人生。他的一句名言在社内被广为传颂:人生不满百,淡定对夕阳

老闵曾经在老干部红莲活动站老年讲堂发表精彩演讲,专门谈人生感悟。老闵说,人到晚年,健康第一。怎样做到?关键是心态要好,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

老闵是老党员,1956年在大学入党,有60多年党龄。他去年在房山离退休老同志党支部书记培训班大会上的讲话,令我印象深刻。老闵强调要全面看待当今社会发生的种种政治和社会问题,分清主流与支流,现象与本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反对抹黑唱衰中国的逆流,不能否定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老闵曾在建社80周年大会上代表老干部讲话,也曾经在18大前被新华社推选为中直机关代表大会代表。

闵凡路同志为人平和,与人为善,喜交朋友,谦虚谨慎,乐观豁达,德厚才奇。我祝愿老闵身心康健,福寿绵长,诚如他在《七十抒怀》中所写:韶华易逝,童心未泯,青山晚霞醉;小庭闲步,老友常聚,壮心诗梦飞。书屋成趣,笔底生情,仁者有寿,乐天无悲。(完)2017,3,28


标签: 记新华社原副总编辑闵凡路
  • 浏览: 141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