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 尼国差点没饭吃

     尼国差点没饭吃  

  看了这题目,可能让人摸不着头脑,分社记者在国外怎么还能吃不上饭?回想起1985年刚从智利分社调到尼加拉瓜分社工作期间,为了维持分社的正常运转和分社人员的正常生活,想方设法解决吃饭问题的经历,煞是有趣。

 在我到尼加拉瓜之前,就听说那里正在打仗,经济困难,物资匮乏,吃的穿的用的全都缺。尼加拉瓜是热带气候,年均气温35摄氏度,最高可达45摄氏度,热度可与非洲相比。尼国无春夏秋冬,只有雨季与旱季,两季热度无大区别。

一天,我用手摸了一下分社别墅的内墙,十分烫手,整个屋子就像一个烤红薯的大火炉。下雨的时候,因为地面温度高达50摄氏度以上,冷冷的雨水碰到热锅似的地面后,激起漫天的水蒸气,那番景象从没见过。

  另外,听说尼加拉瓜蚊子特别多,还多次爆发过热带病——登革热。中国的清凉油驱逐蚊子的效果特别好。于是,在我去尼加拉瓜之前就在国内带了不少清凉油,还带了一些中国香烟,这些都是作为分社的小礼品带去的。

  到了尼加拉瓜后,还真领教了尼加拉瓜蚊子的厉害。尼加拉瓜的蚊子,像我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遇到的蚊子一样,个头特别大,攻击力特别强,它能够隔着袜子大白天咬你的脚。更有甚者,它甚至还能够隔着外面的长裤和里面的裤头这两层防护墙,叮咬你的屁股。那里的蚊子还不怕人,大白天就敢咬你。

  刚到尼加拉瓜,首先遇到的就是吃饭问题。我们分社4个人,除我和夫人外,还有我的助手、中联部的一对小夫妻。当时中国与尼加拉瓜没有建交,台湾在那里有大使馆。

我们四个人每天都要到当地商店买食物,当时购买食品非常困难。首都马那瓜有一个大超市,货架上什么也没有,只有当时苏联向尼加拉瓜提供的少量日用品。每当苏联运货船来了,船上有什么,商店里就有什么。如果这次运来的是玻璃杯子,商店里几乎所有的货架上都是玻璃杯子。看到这种情况,非常着急。

  要买面包,需要排2个小时的队,每人还只能买一个,而且只有每天的上午卖。鸡肉、鸡蛋和牛肉在小的私人商店里卖,国营大商店里没有。而且每个星期只卖两次,卖完为止。经常是卖一两个小时,就没有了,就得等待下周再来买。

  大米、白面、牛奶、食油、食盐、酱油、醋等基本食品,凭本定量供应。我们分社有一个尼加拉瓜政府发的购物本。大米每人每月7斤,白面基本上没有,因为尼加拉瓜人除吃面包外,不怎么吃白面。玉米面每人每月10斤。粮食每人每月就这么多。食油每人每月半斤,食盐1两。凭购物本到供应点每月可买一袋洗衣粉,一支牙膏和一块肥皂。

  分社附近那个购物点,就是一个小房间。供应的货物,都堆放在地上。一个又矮又胖的尼加拉瓜老太太在那里卖东西。那个老太太对中国人非常热情。

  牙膏、肥皂和洗衣粉还好说,因为我们来尼加拉瓜前在国内携带了一大箱子的牙膏、肥皂和洗衣粉,足够用两年。我们在北京机场进行海关检查时,中国海关人员看我们4个人带了这么多肥皂之类的东西,奇怪地问:“你们这是到哪个国家去呀?”我们说:“到尼加拉瓜,那里什么都缺乏。”海关人员笑了。当时,中国还不太富裕,人们当时认为出国是享福去,但是,我们出国,确实是去受罪。

  因为我们储备了大量的牙膏和肥皂,所以,每个月我们分社的购物本上的定额,都不去买,而是让给我们的邻居老太太violeta。我们与邻居的关系都非常好,只要供应点来了东西,邻居都会通知我们:“刘先生,来牙膏了!”“刘先生,来大米了!”“刘先生,来肥皂了!”我们得知消息后,就赶快到距离分社不远的供应点去买,因为去晚了,就没有了。

  分社人员要吃饭,要工作,而且当时尼加拉瓜是美国和苏联争夺霸权的热点地区,新闻特别多,工作量非常大,每天都把时间花在排队购买和到处寻找食物上,这怎么能完成总社交给我们的报道任务呢?

 分社开展工作,要交朋友,要请客吃饭,可是,分社连汽水和啤酒都没有,怎么招待客人?我作为分社社长,每天都在发愁吃饭问题,这可怎么办?尼加拉瓜政府对外国人又没有任何照顾,与当地人同等待遇。

  刚到尼加拉瓜时,我们分社4个人轮流排队买吃的,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有一天,分社要请一位尼加拉瓜朋友到办公室来坐坐,可是,分社连一瓶饮料都没有,我坐在办公室直发愁。

  后来,我突然想到,我可不可以与生产可口可乐和啤酒的工厂联系一下,看看在那里是否能够买到一点饮料。于是,我在电话号码本上找到马那瓜一家可口可乐工厂的电话。

  我马上打电话找工厂的领导,并告诉对方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华通讯社驻尼加拉瓜分社社长刘瑞常,我想购买一些饮料,需要什么手续?”我之所以要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字眼,是为了引起对方的重视。对方接电话的是一个男子。他听说我是中国记者,很友好,并很痛快地告诉我说:“你们分社开一封介绍信,并写明数量就可以了。”

  我听了,非常高兴,但又觉得没有把握。于是,我就用西班牙文写了一封介绍信,并写明我要两箱可口可乐,最后,用西班牙文写上我的职务和姓名,盖上分社的公章,并用中文签上我的名字。外国人特别喜欢看中国字,他们觉得特别奇怪,认为中国字就像一幅图画一般。我在智利时,有人就对我说,中国字真好看,就像迪布豪(DIBUJJO),意思是说每一个字就像一幅画。

  那个工厂在远郊区,开车要一个小时。去工厂之前,我们准备了几盒清凉油和几盒中国香烟,作为见面礼。我们来到工厂后找到了工厂有关负责人,寒暄客气了一会儿,并给了两盒清凉油和两盒香烟,递交了介绍信。随后大谈中国清凉油防止蚊虫叮咬的奇特效果。

对方是个年轻人,大概也30多岁,很高兴,对中国人很友好。他随便看了看介绍信,就问:“你要多少饮料?”我一听,数量可以多一些,我就比介绍信上写的多要了两箱。当时,那个高兴劲,真是难以形容。

  我在得知这个诀窍和秘密后,就用同样的办法,写封介绍信,带两盒清凉油,直接到工厂购买牛肉、鸡肉、鸡蛋 、牛奶、大米、白面、汽水和啤酒等,一举解决了分社的吃饭问题。后来,我想,为什么在尼加拉瓜用开介绍信和携带清凉油小礼品的办法就能解决问题呢?可能与尼加拉瓜左翼的桑解阵政府的体制有关,对外国人的介绍信比较认,比较重视。否则,怎么解释呢?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靠清凉油在尼加拉瓜“打天下”的。后来,每次见了尼加拉瓜朋友,他们都向我索要清凉油。从此,分社的吃饭和请客问题解决了,我们的工作也开展起来了,报道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总社非常满意并予以嘉奖。

  尼加拉瓜物资的匮乏,还可以用一个真实的笑话来说明。有一次,尼加拉瓜外交部副部长费尔南德斯在一个高级饭馆请我吃饭。我们一共有十多个人。尼加拉瓜气候炎热,一般都愿意喝冰镇啤酒,所以,大家每人都要了一杯冰镇啤酒。饭馆服务员先给我和副外长以及其他几个外交部官员倒了啤酒,但是,还有5个人没有啤酒。过了一会儿,服务员过来对副外长说:“对不起,部长先生,餐馆里已经连一瓶啤酒都没有了,其他人能不能喝别的饮料?”那5个人摇摇头,只好喝可口可乐。那个副部长笑着对我说,尼加拉瓜现在很困难,天天在打仗,没有办法。

  回想我在尼加拉瓜工作和生活的几年里,还是很有意思的,很值得回味,苦中有乐。(刘瑞常)2007年4月4日草 2017年10月21日修改于北京



系统分类: 杂谈  个人分类: 北京散记_北京散记  本文标签:尼国差点没饭吃
·本文只代表博友个人观点。本文版权归作者和新华网共同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评论(1) | 阅读(16310) | 推荐(0) | 打印 | 举报 分享到: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     2017-10-21 08:50
尼国差点没饭吃

引用此文

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留言页面 相册列表 日志列表 博文列表